康巴汉子 散文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日期: 2018-07-31     |     [      ]

  亚龙湾,
  一个让灵魂回归宁静的地方
  亚龙湾,东方的夏威夷。一个向世界出口阳光、空气和沙滩的地方;一个美的连呼吸也怕破坏了她的宁静的地方,一个美的连神仙也不愿意离开的地方。
  这里没有视觉与听觉污染,海面平滑如镜,海水清澈透底,海滩洁白如雪,海沙细如尘土。赤脚漫步在海滩,有如踏雪履棉之感,极目海面,如身置仙境。如果说博鳌给人的体验是惊险与刺激;天涯海角给人感觉是欢快与遐想;那么亚龙湾,却给人的是沉思与回归。
  深吸着清新洁净的空气,沐浴着热带灼热的阳光,极目眺望这平静清澈海水,人在此时显得很渺小,也很虔诚。这里豪华落尽不必搽脂抹粉衣冠重重;这里可洗掉生旦净末的浓墨重彩;这里可褪尽人生光怪陆离的种种光环。在这里可把心中一切烦杂、好恶都在这空旷、湛蓝、辽阔的天空放飞,只有这时才感到自己才是一个真正的自己,也只有这时才真真切切是一个人。
  一个人静静的赤裸着心灵走在海边柔软平坦的沙滩上,如同行走在水天一色的仙境中。什么功名利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平平淡淡才是真。人生就象一支离弦的箭,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飞向终点,无论我们怎样气喘吁吁疾步如飞,也赶不上岁月那轻捷的步履。她无声无息波澜不惊地带走一群又一群纷沓的过客,卷走一个又一个朝代,岁月无论经历了多少沧海桑田的变迁,她永远年轻清澈如初。
  从天边收回信马由缰的思绪,返过身来,已不见刚刚印在沙滩上的脚印在哪里。展现在眼前的仍然是这片地不老天不荒的碧海蓝天和这片洁白、细棉,平坦的白沙滩。
  亚龙湾,一个让灵魂回归宁静的地方。

  天涯海角,一个让人遐想无限的地方
  北览万里长城,南游天涯海角。到海南大概无人不去游天涯海角,因为到了这里也就算到了天的边缘、地的尽头了。
  天涯海角是前海后山,风景独特。在山海之间的沙滩上,耸立着密密疏疏无数个千姿百态的花岗岩,个个傲立礁群,雄峙海滨,任凭风吹浪打。尤为著名的一道风景,便是那分别刻有“天涯”与“海角”四字的巨石和那刻有“南天一柱”的锥型巨石。到了此地,真有一种海到尽处天是岸的感觉,抚摸着这巨石也算摸到了天边摸到了地头。
  人到了天边是一种什么感受!人到了地头又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天涯海角就是一个让人遐想无限的地方。
  登石远眺,极目琼天。前边是浩渺的南海,天水合一,海阔天空;后面是葱绿的山岭,峰峦秀丽,蜿蜒起伏;身边是多姿的椰林,椰韵飘逸;蓝天、白云、海浪、沙滩、椰树、巨石、海鸥、船帆,人如同到了仙境。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中,我想不管你是达官贵人还是贫民百姓,到了这里也都会童心大发或良心回归。可尽情的释放你或为官、或为钱、或为情或为儿女情长所压抑了太久太累的情感,重新一次人生洗礼和定位。
  朋友,来吧!来海南,来天涯海角,痛痛快快看一次海,感受这激起人生遐想无限的地方。

  青岩古镇,每一块青石都承载着数百年
  的风雨,幽幽小巷满是沧桑的故事
  这是贵州唯一没被过度商业化的古镇,烟雨数秋,风月依然。游走其间,让人感到,俯首皆拾历史,仰面古风扑来。
  青岩古镇,黔中名镇之一。北通省府,南抵安顺,东接龙里,西去广顺。茶马古道之通途,筑中之门户,扼湘滇川桂于要害,历代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
  古镇始建于洪武十一年,历六百年之风雨,经数朝之突变,战火之创伤。今仍气势磅礴,屹立于黔川之巅,真是叹为观止。
  古镇承明清之遗风,继当代之文明。内建九寺、八庙、五阁、三洞、二祠、一宫一院,融古今于一体,现古城之大气。
  漫步于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悠远古朴的神韵无处不在,给人心灵以荡涤。那经过了几百年风雨侵蚀磨砺后仍泛着幽幽青光的小路,总给人一种独特的神秘感。古驿道上斑驳的方砖,路旁两重檐的民居,民居檐上朽损的木雕,路边残断的碑石和那悬崖厚土之下的明代镇边将士的铁甲,仿佛穿越了一个历史时空,把人往回拉了几百年。
  这里的每堵墙、每间房、每一条青石板路都浸润着岁月包浆,诉说着数百年间的历史沧桑;这里的幽幽青石,在人们的脚下,身旁,宛若长寿不衰的圣者,坚韧恒久地活着。将人间正道的上善若水,与子携手的地老天荒,深情诠释与代代相传。
  光阴在,古镇就会在。镇在,乡愁便不会绝灭。

  康巴汉子:康平,作家、书画评论家、中国收藏家杂志编辑,中国文化与产业杂志编委。近年来,撰写出多篇影响广泛的人物专访和书画艺术评论刊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改革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收藏家、香港中外美术研究等报刊杂志和各大主流网络媒体上,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到海内外。他被京城艺术评论界誉为“用优美文学语言去讲述一个艺术家故事的人”。